103坦白「po1⒏υip」

作品:《下流(出轨高h)

    103坦白  (3200字,剧情)
    虽是半夜,苏志勇的消息还是回得很快,他说:“我之前提醒过你了。”
    看着公公这句话,陆知敏有些腿软,她撑着墙,走到墙边的座椅旁,缓缓坐了下去,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手机屏幕,仿佛这是一句无比深奥的话,她怎么努力解读,都读不懂。
    她做了几次深呼吸,才打字回复:“什么时候的事?多久了?”
    苏志勇:“我第一次见到,是去g市的那晚,我那天早早下楼,遇见苏竟从一个房间出来,进了另一个房间,他没有发现我,后来我问你,楼梯左手边的房间是谁的睡,你说是你妹。”
    陆知敏:“所以他那晚在我妹妹的房间里过了一夜。”
    那是暑假,妹妹刚来a市没多久的时候,他们居然这么早就开始了。
    苏志勇仿佛还嫌事情不够大条,继续发信息来:“怎么样,你是不是想去抓奸?需要我帮忙吗?”
    陆知敏轻笑出声,这次她打字的速度很快,带着浓浓的负面情绪,对着手机那头的苏志勇发脾气,“抓奸?我有资格吗?我比他更早出轨了,这都是你害的,你个老王八蛋,嫖谁不好,非找自己的儿媳妇下手,我好好的一个家,因为你弄成这样,你怎么不去死!”
    很快,苏志勇的电话打了进来,陆知敏想也没想,直接摁掉。
    苏志勇的信息又发过来了,“你这是在迁怒。”
    她能不迁怒吗?如果不是苏志勇,她也不会因为愧疚,一步步和苏竟疏远,如果他们夫妻的感情没有破裂,苏竟怎么会和妹妹走到一起?
    归根结底,是苏志勇的错,也是她的错。
    陆知敏心里难过又委屈,忍不住伸手掩住自己的眼睛,肩膀微微颤抖,无声地哭了起来。
    过了一会,苏志勇没等到她的信息,又发过来一条:“你在家里?需要我回去陪你吗?”
    “苏竟发高烧,正在医院打点滴。”
    陆知敏回了这句,便收起手机没再理他,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,她才站起身走回病房。
    单人病房里很安静,苏竟睡着了,呼吸声听起来平缓许多,陆知夏趴在床边打瞌睡,看起来有些憔悴。
    陆知敏压下复杂的心情,走过去拍拍妹妹的肩膀,说:“那边有张陪护床,打开就能睡,你去睡一会吧。”
    陆知夏摇摇头,说:“我看着针水,姐姐你去睡吧。”
    “你去吧。”
    陆知夏还是摇摇头,“姐姐去吧,我守着他。”
    一时间,两人都有些无言以对。
    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,她们姐妹两突然就变得生疏起来了,陆知敏感觉到心脏在隐隐作痛,最后她妥协地点点头,走到墙边,将陪护床打开后,便躺了上去。
    陆知夏沉默地看着姐姐的背影,好一会才转回身趴到床边,她伸手摸上姐夫的手,慢慢与他十指相扣,不管怎么样,只要姐夫一直在她身边,她就有足够的勇气面对一切。
    深夜的气温渐渐变低,明天可能要变天了。
    苏竟打完针回家,天已经蒙蒙亮了,一个病人两个陪护,叁人都累到麻木了,回到家,将退了烧苏竟安顿好,其他两人都回自己的房间补觉。
    这一觉,直接睡到中午,陆知夏突然间就惊醒了,以为自己睡觉睡到没去上学,可拿起手机一看,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,于是大大地松口气。
    起床洗漱一番,她第一时间去楼上客卧找姐夫。
    退了烧,苏竟除了脸色苍白一些,人看起来还是挺精神的,这会正靠坐在床头看书,见她进来,苏竟扬起嘴角朝她笑了笑,开口时声音有些沙哑,“抱歉,昨晚让你担心了。”
    陆知夏走过去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体温正常,不禁笑道:“下次不许胡闹了。”她指的是在换衣间的性事。
    苏竟不以为然,笑道:“那不是胡闹,那是享受。”
    两人相视一笑。
    陆知夏的笑容维持不到两秒,忽然又觉得心情有些沉重,她有点不敢去面对姐姐,她问苏竟:“姐姐起床了吗?”
    苏竟点点头,“她之前来问我想吃什么,这会应该在楼下准备午餐。”
    “她有说什么吗?”
    “没有,但她看起来精神不太好。”苏竟顿了顿,说:“不要,我先去跟她聊聊吧。”他自认年纪大些,遇到事情,总是要站出来扛的。
    陆知夏看着苏竟,难受又心虚,其实从头到尾,苏竟是几个人中,完全不知情的那个,在他看来,这件事就是他出轨了,和小姨子偷情了,就这么简单,可事实的真相,远远要比他想象的复杂得多。
    陆知夏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他开口,也怕苏竟知道真相后,会难受,会生她的气,气她帮着姐姐隐瞒他。
    陆知夏突然发现,她好像被夹在了中间,怎么做都是错的,都对不起他们。
    “那是我姐姐,还是我先去跟她说吧。”
    苏竟捏了捏她的手,将她拉进怀里,本想去吻她的唇,又想起自己还在生病,就改成吻她的额头,小声给她打气,说:“老婆加油。”
    陆知夏下楼的时候,姐姐正在厨房做饭,走近一些才发现,姐姐是一边做饭一边发呆。
    陆知夏的心瞬间揪了起来。
    她上前几步,轻声喊了一句:“姐姐。”
    陆知敏匆忙抹掉眼泪,红着眼睛转回头看她,“起床了,肚子饿不饿,午饭快做好了。”
    陆知夏上前按住她的手,说:“没心情做,就别做了,我们点外卖吃。”
    姐姐勉强笑了笑,说:“你姐……苏竟生病了,得吃点清淡的。”
    “外卖也有清淡的。”
    姐姐这下是真的笑不出来了,她转身关掉炉灶,闷声说:“知夏,你跟苏竟……”
    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,陆知夏逃避了那么久,最终还是要面对这个局面,她曾设想过很多种可能,也考虑过要怎么摊牌,才不会让所有人受伤,可她错了,这件事本身,所人都是加害者,也都是受害者,怎么说怎么做都是错的,伤害已经存在,找再多的借口也没用。
    他们唯一能做的,就是坦诚去面对它,再把脱轨的列车,引到正确的轨道上。
    陆知夏咽了咽口水,艰难地说:“姐姐,我跟他,在一起了。”
    她想过也许姐姐会暴怒,会质问她,甚至骂她,却没想到,姐姐在听到这句后,突然蹲下身,抱着膝盖将脸埋进臂弯里,然后就没再动了。
    陆知夏有些无措,她走过去,蹲到姐姐面前,“姐姐,对不起,一直瞒着你,我……”
    姐姐忽然拉住她的手,顶着一双通红的眼睛,问她:“你是不是……是不是知道我跟苏志勇的事?”
    陆知夏没想到她会突然换话题,有些愣神,但还是如实回道:“我刚来a市没多久,就发现了。”
    “刚来……这么早啊,知夏,你是不是很看不起姐姐?”
    “姐姐,你别这么说,不管你做什么,你都是我姐姐,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,我希望姐姐别看不起我,我……我真的很喜欢苏竟。”
    姐姐摇摇头,“在我跟苏志勇发生关系时,我就没有资格在感情上指责苏竟了,他有选择喜欢谁的权利,我一直没跟他提离婚,只是觉得他受伤了,那方面不行,我不应该在这种时候离开他。”
    说到这里,姐姐又问她:“苏竟那方面,是不是完全恢复了?”
    陆知夏脸色微微发红,点点头算是回应。
    姐姐叹气,“那就好。”
    “姐姐。”陆知夏望着她,“你不骂我吗?我骗了你。”
    陆知敏看着她,慢慢地摇头,道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骂你,这件事,是我犯错再先,可我……可我也是被逼的。”
    陆知夏吓一跳,忙追问:“你是被逼的?”
    “刚开始,我被苏志勇强奸了,后来他拿录像威胁我,让我跟他偷情,再后来……我发现我离不开他了。”
    姐姐说到这,一直积蓄在眼眶里的泪水,如断线的珠子,啪嗒啪嗒地往下掉,她一边觉得难过,一边又觉得解脱。
    这件事压在她心头半年多了,她不能跟谁说起,只能让它重重地压在心里,今天终于在妹妹面前说出来,她突然就觉得整个人轻松了很多。
    两姐妹就这样蹲在厨房里,像交换秘密一般,说一些不能让外人知道的话,陆知夏心里是松一口气的,她一直怕姐姐知道后会疏远她,甚至恨她,还好,姐姐没有变,也没有嫌弃她,还愿意将自己的秘密告诉她。
    事情没说开之前,她们都把它想得困难重重,如今说开了,又觉得也没那么严重。
    “现在比较麻烦的是,要怎么告诉苏竟,你跟他爸的事。”陆知夏对姐姐说。
    姐姐闻言,脸上现出一丝茫然,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    陆知夏想了想,说:“要不,先瞒着他?”
    姐姐摇摇头,“不了,事到如今,再隐瞒他就太对不起他了。”
    陆知夏又给她出主意,“要不,让苏志勇去跟他说,等他们父子两谈过后,你再去跟苏竟谈,这样,他心里应该会好受一点。”
    姐姐觉得她这提议不错,随即又想到:“你帮着隐瞒我们的事,苏竟知道后,会不会和你生气??”
    陆知夏其实也很心虚,但还是嘴硬道:“我没事,大不了我倒是跟他撒一撒娇。”
    姐姐呆了一下,又有些羡慕地说:“对着苏竟撒娇,有用吗?他那么冷的一个人。”
    “他私底下,也没那么冷的。”
    “是吗,看来我跟他真的不适合。”姐姐浅浅一笑,笑容里有着对前尘往事的释怀。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首-发:po18.vip「po1⒏υip」